故事 //
感言
“學霸”母親:我為什么讓孩子學藝術
百子善

老師讓我寫寫為什么會讓孩子選擇學藝術。忽然之間,發覺時間真是飛逝,一眨眼,竟然到了寫這種文章的時候。

      仔細一想,老師說的這個題目好象是個偽命題。兒子選擇學藝術是我們做家長的能決定的么,學什么還要有為什么嗎?

從表面來看,孩子他爸是個理科男,我是個文科女,我們都是名校生,我們都是一般人眼中的、社會通行標準中的“好孩子”、”乖孩子”,從小到大,家長好象可以完全不用過問的那種孩子。學校畢業后,找一個單位,好好工作,沒有什么想法,因為時代發展,也算是過著個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 而實際上,他爸少年時曾經愛美術,書架上的書里夾著他偷偷畫的很生疏的素描;他擁有比我這個文科生還多的古文名著和西方文學書藉;他喜歡古典音樂,用剛工作時的大多數工資買了很多的原版磁帶;更不用說后來的對電影歷史、導演及作品的通曉。而我呢,雖然選擇文科,卻是因為覺得自已記性好,文科不用做那么多題,輕松,才選擇了文科,當然,也少不了對文字的一些喜歡,更多的是,自已的爸媽隨自已選擇的信任態度。

       可是,到現在仍然不能忘卻的是,從小對那些家庭條件好學了一門樂器的同學的羨慕之情;對于自已考慮了其他的因素而沒有選擇自已最喜歡專業的遺憾感覺,雖然,即使現在從事著也未必有從事現在這個工作來得更“成功“


       當兒子降臨的時候,好象所有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,這個孩子今后讀書肯定差不了,基因好啊。想想作家長的我們從小也沒有什么大人特意管的,于是,從小也沒有讓他進任何的什么學前班啊、學樂器啊、補習班啊,倒是這種態度算是基本堅持下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,“打擊“來了,兒子可不是學霸,從成績來說,太一般啦,老師偶爾還”告狀“上課不積極發言啦、上進心不強啦等等,我的生活開始有了煩惱,對我們來說,十分容易的成績,對他好象也不能說難,但他好象不會全力投入,有點無所謂哦。

       到了小學高年級,兒子忽然在一次學校的藝術節后說要學一門樂器,他主動決定的,我們就支持,但告知他要學好是個需要堅持的過程,他老爸根據他的年齡,替他選擇了單簧管。倒是堅持下來,最后主動去考市少兒交響樂團,還考上了。有時候,還發現他還真的有點沉浸在音樂中,挺享受的樣子。



       也許,兒子不是學霸,反而讓我去發現他身上的優點,人總要有點東西來安慰平衡自已嘛。我知道,他善良、禮貌、守矩、平和,某些方面是比他的同齡人突出很多,有的地方也比我這個做媽媽的要出色,比如:從不在公眾場合大聲喧嘩、客觀平等地看待其他人,善于看到別人的優點并肯定,這些都不會轉變成為分數,但我覺得也是很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   于是,我開始把兒子當作一個獨立的生命、與我平等的個體來看待。當然,在這個過程中,也會有很多的痛苦的轉變過程,畢竟,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一個評判孩子的社會中,我們只是傳統教育下出來的正統人。但很多的事,還是急不得吧,急了也沒用,慢慢地,說得難聽點,是熬;說得好聽點,是一起長大。我開始改變對他的態度,盡量用平等的口氣,而不以家長的主觀決斷的思維去看待;承認很多他的事不必一定以我們的標準去接受或實施;更多地接受“意見不被采納“的挫敗感。其實,我們小時候,不也有對家長陰奉陽違的時候?不也有不愿讓家長知道的事情?不也有情緒不高的時候?我們對于孩子的過高要求,有時候真的是我們自私的表現。在這樣的一個共同成長的過程中,我也非常痛苦,正是因為成長,我也必須改變我身上的很多舊的思路和陋習,不能隨意發泄。



        兒子的初中對我來說更是漫長,步入叛逆期的他,心中也許有更多的“繞繞“,我倆之間也會有”硝煙“的時候。兒子有時候很沉默,我挺擔心,日子過得小心翼翼??粗刻煊袣鉄o力地上學放學,這樣的少年,讓我開始動搖:是不是該支持他爸的觀點:送他出去?這樣的學校生活,他好象是在應付。

但我還是堅持,重大的決策主要由他自已來定。初二過完的那個暑假,讓他自已去托福班試試味道,說老媽也從來沒考過托福,不知好不好玩。一個月后,他宣布:他想出去念念書看。

       初三這一年,孩子改變了很多,又有功課,又要準備考試和面試,壓力挺大的。但正因為他有了自已的目標,讓我看到了他的成長:不善言辭,卻為了面試努力改變,一次次準備,讓我備感意外,讓最讓我擔心的面試,沒有障礙;他爸爸全力支持,和兒子一起去北京、去上海、去寧波,筆試口試,讓孩子體會到爸爸的那種力量,那種堅持;我也在心里下了決心,讓他去試,失敗了沒事,我們可以從頭再來。

       這一年,正是因為明確的目標,兒子快速長大了,變了一個人,最最重要的是,讓我意識到,一個孩子,只要是他想做的事,他就會投入、會堅持、會有我們想不到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 這三年高中,是兒子變得成熟的三年。前二年也不知自已該選什么課程,隨大流地選,也許對GPA沒有很大幫助,但他也慢慢地確立了學藝術的想法。有了初中的過程,我們也把興趣對一個人的重要性放在了首位,放棄了我們在學業方面原來對他的想法。我們即然小時候沒有條件實現自已喜歡做的事,現在社會發展到這樣的階段 ,為什么還不讓孩子去大膽選擇呢?



       一旦確定我們支持他學藝術后,兒子的熱情在我們面前表露無遺:他自已明白,要進好的藝術學校,成績也是重要,于是,努力地去學去考,成績一下子提高一大截;為了自已選擇的目標,他才會去拼;他可以不再遮著藏著,和老爸熱烈地討論相關攝影問題;他會積極去找機會實踐,即練技能也練了溝通、計劃能力;他會為了申請自已喜歡學校的專業夏校,挑燈夜戰,一次次修改完善材料,確保申請成功;


說到這兒,其實你肯定也明白了,兒子選擇了什么專業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,他在追求實現自已喜歡做的事的過程中的成長才是重要的,我更喜歡現在的他:陽光、善良、投入、自信、彬彬有禮,這些才是他人生的財富吧。

       有一次,我對兒子說,做藝術,很多人會貧窮一生。他說,媽媽,窮一點沒關系,你知道嗎,在那一聲“咔嚓“里,我有多快樂??!


爱策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