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 //
感言
現實版《小別離》|放手讓孩子離開舒適區
新課堂

《小別離》熱播,

關于低齡留學的種種,

引發討論。

 

這是一篇在三萬英尺高空寫下的文字,

是一位父親理性與感性交織成的厚重情感

——《小別離》真人版。

 

想象一下,他15歲的女兒出發前的愿望是:



“所有人,在我走之前,多發點紅包。爸爸媽媽多給點零花錢!”

很可愛很天真是嗎?

是啊,她畢竟只有15歲。

但有些時候,你也會驚訝的發現,

她的堅韌、她的勇氣,

她似乎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了。





盡管父親的內心充滿了忐忑與不舍,

但仍然咬牙,放手讓孩子去冒險。



成長,

說起來輕松,實則艱難的話題。

劇本再真實,畢竟不是生活。

如果是你,會如何選擇呢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陳禹安




盡管這次赴美的時間早幾個月就已確定,但是當我在萬米高空的波音737機艙里寫下這段文字的時候,心里還是有一種猝不及防的感覺。



      是啊,女兒畢竟還只有15歲,當我們把她送到美國之后,緊接而來的就將是長長的別離,深深的掛念,作為一個父親,無論如何是不舍的,但是從孩子的角度來說,這也許為她打開一扇未來之窗,全然不同的世界,多彩多元的生活,就這樣展開在她的面前。只要她愿意,她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創造我們這一代人無法想象的精彩。

我對心理學有一些研究,知道孩子的潛力是無窮的,而十五六歲又正是大腦神經可塑性最強的時候,在這樣的時候,放手讓孩子自己去闖蕩,也許是最好的時機。一個孩子能成就什么,和他的先天資質,后天的經歷視野,以及包容獨立的思維模式有密切關系,我們所能做的,也就是幫助孩子拓寬視野,用目標引導孩子跳出舒適區。

回顧女兒這十五年的成長,我覺得最值得一記的是她初二、初三這兩年。初二下學期女兒從一家公辦初中轉學到一家外國語學校,當時我們設計安排她在國內上完高一,做好美高銜接后再到美國。孩子上了大半個學期后,在身邊同學的影響下,視野拓寬,觀念改變,漸漸有了自己的主見。我記得很清楚,2015年國慶放假前夕,我去學校接孩子回家過節,孩子很明確的告訴我說要去美國上高一(九年級),她接下來要脫產一段時間,集中學英語,考托福。我當時根本不認為她是認真的,因為美高的申請在來年年初(一、二月份)就將截止,這也意味著,如果孩子要申請美高九年級,她只有三四個月的時間,來完成沖刺托福、選校、申請、面試等諸多環節。而以她當時的英語成績,托福也就在60分左右,我覺得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決定使一個“緩兵之計”,讓孩子自己消退掉這個念頭。于是我告訴她說:“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,這么大的變化,不在我們的預計之內。我希望你也不要急于下判斷。不如利用國慶的七天時間好好思考一下,然后你再告訴我你的決定!”

到了十月七日的晚上,孩子堅定地告訴我,說:“我一定要去上九年級,從明天開始我就脫產學英語!”她是認真的!我和她媽媽緊急商量之后,咬著牙決定支持她的冒險計劃。

接下來的幾個月,孩子贏得了我的尊重。每天白天,她到新課堂百子善參加輔導,晚上回來就刷題、背單詞,幾乎每天都要到凌晨兩點多鐘才能完成當天的沖刺計劃。早上不到七點就起床開始新一天的拼搏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我們為了給女兒加油,晚上陪著她一起努力。但很快,我們就堅持不住了,女兒反倒勸我們早點去休息,她自己一個人奮力拼搏。這是她有史以來最為刻苦的一段時間,當單詞屢記屢忘,托福模擬低分徘徊的時候,孩子委屈的哭過幾次,但抹干眼淚,又繼續努力,那段時間,讓我們非常感動。

我們一直習慣于給孩子制定這個目標、那個目標,然后經常痛心于孩子缺乏毅力,不肯堅持,但我們很少反思,那真的是孩子自己的目標嗎?



女兒最終用三個多月的時間,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任務,她考出了足夠的托福分,提交了申請,通過了面試,拿到了四五個offer,最終選中了一所心儀的學校。

這段經歷,深刻地影響了女兒,也給我上了很好的一課。當孩子真正有了自己的目標,她一定會去努力拼搏的。作為父母,我們應該做的,不是把自己的期望強加給孩子,而是要引導她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最重要的是父母要舍得讓孩子離開他的舒適區。這意味著變化,也意味著機會與成長。女兒去上寄宿的外國語學校,使她克服了不敢獨自睡覺的習慣,在百子善的拼搏,讓她擁有了應對艱巨挑戰的成功心得,這些都是放手讓她離開舒適區的收獲。這一次的萬里送別,她要在遠隔重洋的美國上高中,更是一次極其重大的遠離舒適區。對女兒,對我,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戰。我相信,多年之后,女兒和我都會明白其價值所在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當然,孩子畢竟還小,還不夠成熟,需要我們的幫助,但歸根結底,她總是要長大的,人生終究是她自己的旅程。作為父母的我們,最好的選擇是默默注視她的背影,看著她堅定地向前走,為她鼓掌,為她喝彩,為她加油!

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,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即將結束,JFK機場就在不遠的前方。四周除了發動機的轟鳴聲外沒有多余的聲音,機艙里沒有風也沒有雨,但也許起了一點霧,我的視線望出去有一點朦朧……



    陳禹安

于2016年8月24日晚8:00

CA989




——END——











爱策略